嫌名

君莫噫 二(少包、宝莲灯,展沉同人)

展昭回到苑丽庄,未入门已见到其中灯火投映在地,有人声交谈,隐约听到一人清声朗道:“子不语怪力乱神。马汉,你跟了你们包大人也不少时日了,还不知道越是离奇的案件,他越不可能认为是鬼怪所为吗?”
另一人接着赞道,“诶,还是公孙兄知我。”
这二人自是包拯与公孙策。见展昭回来,包拯紧拧着的眉心微微松了松,问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吴家上下共二十口人,主人夫妇一对,儿女夫妻两双,厨子一人,管家、仆役十三人人,无一活口。浑身上下没有伤痕,经解剖后发现,血液仍在,可肉体却不知因何风干了,这种死法,和前一次的男尸相同,根本不是正常的死亡方式。包拯几次怀疑自己的观点,暗想世上难道真有鬼怪存在,每次都是公孙策解围,关键时刻总是轻轻一句话,把他的自信重新唤回。
展昭摇头,又想起那名白衣少年,不禁犹豫了一番,道:“线索没有发现,但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年纪轻轻,轻功却比我所知道的所有武林高手都要好,如果不是他停下来,我根本追不上他。”
“难道他会什么特殊的武功,能让人死的犹如干尸?”这句话公孙策自己都不信,如果真有这样的本事,那还能算是人吗?
展昭眨了眨眼,有些好笑,“那我倒没发现。只是他说了一句话,他说这里有妖气,不久会有劫难。”看来自己是真的有些被迷惑了,他竟然对那人生不出一点恶意的猜测。
包拯沉吟偌久,没有开口,公孙策则直接问道:“你相信了?”
说不出相信世上有妖魔鬼怪这样的话,展昭沉默着没有应声。


白衣人坐在竹林深处,遥望着天上的星月,却见不到熟悉的仙界和曾经的亲友。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让他一直陷在迷惘和哀伤中不能自拔。
小玉与他成亲百余年后才身怀有孕,这原是令人欢喜的事。然而他二人体质特殊,所生孩儿竟同时具有仙、妖、器灵三脉,引来了天劫。他与小玉带着孩子避开所有人,合力抵挡雷火,却如蚍蜉撼树,小玉与孩儿接连身死,他被卷入无间之中,流落异界。
若他还在原本的世界中,或许还能求助于天庭、地府,然而上天终究不会容他太过放肆,刘沉香在过去百余年中过得太过顺意,这便是天谴……
年少时那些微不足道的忧愁和困难,此时回想,竟也变得引人向往。曾经他也像是天之骄子,上天入地无所不为,为了自己的意愿,不顾天地法理,恣意而活。
呵,什么为了三界众生,说到底芸芸百姓,他又认得几人,凭什么自以为是,强作出头……闯地府,闹天宫,放死魂,改天条,这一切的顺境过往都对应如今的凄惨现状。天道,哪由得谁来做主,不过盛极一时,衰败也是迟早的事。
若能回到当初……白衣人自嘲一笑,偏他性格如此,就是在给他一次人生,遇到同样的事,也是同样做法。刘沉香一介乡野小子能够成仙,还不是靠了他这副牛一样的脾气?但如果世事还能重来,他必然会事事先思虑后行动,改一改当年的横冲直撞,天真愚蠢。少年人自然不比百来岁的仙人眼光透彻。
“哈……”此时此景,只能自劝,毕竟还有命在,也许,会有转机也不一定。
蓦地察觉到了异状,白衣人收起一腔感慨,再看去时已是淡漠冰冷的面孔,正蔑视着那不请自来的妖孽。
“真君独自在此,难道不觉孤单么?小女环吾,愿陪在真君身旁解闷,真君可应允么?”竹林外,那妖冶的嗓音带来了醉人香风,月华疏影间可见一女子俏生生地立在竹旁,红衣素带,玲珑有致的曲线若隐若现,平添一缕遐想。
“你若进得来,我又为何不肯?”妄想着吸取仙元的淫 妖,不过下等妖怪,就是他如今再不济,也不是可随意任之诱骗的。
“环吾心慕真君,千里迢迢而来,脚也走得酸了,真君竟不心疼环吾,出来迎一迎妾身好么?”那妖怪一身红衣皆为血光所凝,面孔妖艳,姿态魅人已极,显然负着不少人命在身,功力不低。故而如此大胆,敢向他打主意。
“哼,不过是只罪恶滔天的低下淫 妖,我连天庭也自来自去,凭你又算得什么,要我去迎接你?”
竹林中他一来就布了阵法,寻常妖物与凡人未经他允许,已进不来了。但他却不能确定,这粗浅的防御阵法,是否能挡住外面那只血腥一身的怪物。
刘沉香捏了捏手指,暗忖自己只剩下微薄法力,若真是逼进来,恐怕一时抵挡不住,为今只能想想如何智取为好了。
掌心一颤,借着地下以及山林中的天地灵气打入防御阵法,霎时间金光大作,那淫 妖被仙灵之气所灼,惨呼一声,匆匆撤离了。但走前还不忘努力保持语调留下一句话,“哈——真君你且等着!妾身我定会回来寻你!”
“啧,麻烦了。”按下血气翻涌的内腑,刘沉香心知此法亦不能再用第二次,不由一叹,“好不容易养好了点伤,这下又不知多久才能动法力了……”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