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名

君莫噫 三 (展沉同人 少包 宝莲灯同人)

清晨时分,路人匆匆,虽村郭旗肆,闻牛听鸡何等惬意,却少有那闲散,不用为生计奔走的人。
少年仍是一袭长袍,朗眉凤目,束发无冠,虽样貌有异,然神态自若,所过之处,人人侧目,窃窃交头议论。
“前面那个走过去的是姑娘吧?长得挺好看,怎么喜欢穿男装呢?”
“女扮男装别是有什么隐情吧?难道是和夫家不和,逃出来的?”
“看她眉目清秀,举止优雅,不像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会独自一个人这个模样到咱们这穷乡僻壤的?”
“就是啊,还大着肚子,不会是与人私奔的大家闺秀,被负心人抛弃了吧?”
……
早就过了将旁人的话事事放在心上的年纪,刘沉香听着不断飘来的揣测,有些失笑。他如今神元受损,仙力不足,已不能再费心遮掩腹部的古怪,索性由得凡人看去,最多让他们多些谈资,无可无不可。
忽地觉出身后有人朝他走来,刘沉香转身,见到一个娃娃脸的少年人,素衣绑带,腰间配了把剑,模样看着略感眼熟。微一转念,便想起在哪见过他了。
“是你。”
“还未离开?你似乎没有怀疑我的话。”既然相信,又为何不走?
“即便你说的是真的,我也要留下赈……帮忙的。”展昭没想到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看到这个人,他们初见时,便觉得这人一身神秘,最后又消失在山林之中,那时真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凡人,所以从未想过他也会在凡人丛中出现。
“你们,倒是对百姓尽心。”昨日没有细看,现此一端详,这少年倒是个义薄云天之人。古来这样的人都值得人敬佩,连神仙也大多敬重,刘沉香自然也欣赏展昭。
“你……”虽然很想与眼前这个神秘的存在多说说话,但展昭还是忆起了自己出来查访的目的,“你是不是知道那吴姓一家的死因?”
刘沉香略一思索,点了点头道:“我随你回去说。”
从集上往回走不过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与人结伴并肩的展昭,却难得地紧张到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话了。“不知,公子贵姓?怎样称呼?”
“蔽姓刘,只管叫我刘公子就行。”刘沉香听了展昭的“公子”二字不由地笑了。他未成仙前极少听到这样的敬称,成仙后就更少了,现在听来,倒也挺有意思。

苑丽庄内,主屋现已成了包拯等人的临时办案处。他们才来了一夜半日,却又都觉得在这里的分分秒秒皆是煎熬。但是此时屋中的气氛却又有不同。
“你认为,这些人死于妖怪作祟?”公孙策轻笑了一声,端起身旁的茶杯捧在手中,漫不经心的态度一览无遗。
“并非认为,而是确实如此。”刘沉香也捧了杯茶在腹部暖着,初春时节寒意仍在,他虽不怕冷,但腹中之物却对外界冷热极为敏感,方才一时寒着了,连带他也有些微的不适。
包拯与展昭沉默偌久,眼睛都时不时瞟一瞟刘沉香捂着的地方,又两两相视,一人挤眉一人弄眼的似在交流一般。
该说的已说完,公孙策与刘沉香看了看口头不语的那两人,一齐哼道:“都哑巴了?”“还没看够?”
“咳,这位……朋友,你为什么会知道是妖怪作祟呢?”包拯尴尬地笑着,又揪住展昭道:“你看我们展小侠士一直对你的话心心念念,你便让我们明白,仔细说说清楚嘛!”
“喂!你!”展昭瞬间一急,随即干笑着看向刘沉香,自己也不知是在着恼那个“小侠士”还是别的什么,只好偷偷在包拯背后掐了一把,发泄一下郁闷。
“这些尸身的症状想必不用我再复述,那是受淫 妖迷惑之后,他们的精气被吸尽所致。”
眼前人来历不明,包拯和公孙策自是不会轻信,便又问道:“有何凭证吗?”
“现在没有。”刘沉香摇头,又道:“不过,那妖孽曾找过我,一次不成,也许会再出现。”
展昭这才说道:“那家伙长什么样?你是怎么躲过危险的?”
“躲?”刘沉香不由笑出声来,“哈哈,是它躲我才对。我本是不怕他的,但我现在身体诸多不便,所以才来请包大人帮忙。”
刘沉香知道自己这样说,他们会怎么认为。不过是想他个怀有身孕的女子,腹部带着一团肉球又身体虚弱,曾经武力再厉害,现在打不过那残忍的杀人魔头也是正常。可是这是极危险的想法,刘沉香皱眉道:“那妖孽非人,寻常武学是伤不了他的,若找不到他的弱点,凡人奈何不了他。”
“要怎么找到他的弱点?”展昭毫不犹疑地问着,表情认真已极。
包拯与公孙策二人见状,相视一眼后苦笑着摇头。要他们看,这个来历不明的刘“公子”才像是会迷惑人的存在,展昭现在的模样显然是对眼前人动了心,单且不说别的,“他”还怀着身孕,难道不是有丈夫或者恋人吗?展昭竟似一点也不在乎……
这太奇怪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