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名

君莫噫 四(展沉 少包 宝莲灯同人)

幽深之地,乌烟瘴笼,聚阴寒森气,漫妖鬼魔氛。
“你还挺硬气,在这关了这么久,一身修为都快被我化尽了,还不肯对我低头?”红衣妖冶,艳丽绝伦的女子青丝半挽,一只血红剔透的琉璃簪斜斜插着,不过三两饰物,却依旧娇媚无双。又其声如击玉,一字一态,端的魅惑天成,世所罕见。
“玉虚门下,第七十六代的大弟子袁峰,是么?”红衣女子一笑,嗤之以鼻:“不过如此。当年封印我的那人是第三十一代吧?相似的年纪,你可差的太多了。”
“……”混身褴褛,新伤旧痂遍布,看不清容貌的人发髻散乱,垂着头,似乎死了一般。
红衣女拢起衣袖,摇摇头道:“你真无趣。”随即转身离去,并没有发现她背后那人指尖微微一动,便有一缕金光附在了她的裙摆边缘,与那上面原本的金光交织在一起,不消片刻便隐去不见。


“你为何一人独自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展昭在小竹林里绕了一圈,不过走了约两百步,他实在无法想象,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刘沉香在这种地方能住得安稳。
从前有一段时间昼夜皆在荒野度过,刘沉香早已有了习惯,何况如今他仙体炼成,可说是合风同尘与天地互有感应,以山川为被,苍穹为庐自然只道寻常。“这里依山傍水,灵气充沛,若不是我选的好位置,恐怕上次我已经落入那妖孽的手中了。”
“……”展昭嘴上不说,心中仍对他的话不以为然。过去近二十年他从未见过鬼神,虽然当过佛教弟子,但只作心中信仰,跟着包拯久了,便像极了他,绝不信世上有妖魔鬼怪杀人。
刘沉香在竹林外巡视过后,看了跟在他身后的展昭一眼,双眸带笑,似是有所发现。
“我知你不信鬼神,现下发现的又是你肉眼凡胎所不能见之物,但我已有对方线索,回去叫包大人与我同去,必能有所斩获。”
既然已有所得,二人交谈几句便又回转苑丽庄。正好遇见包拯与公孙策也携了衙役正要出门,两拨人在大门汇聚,颔首之后默契地边往外走边说话。
“又有人死了,就在邻村,这回只有一具尸体,失踪的却有六人。”公孙策眉心紧蹙,看了眼走在前头的包拯后简直更愁大苦深了,“你们包大人刚刚吐了口血,一会要是撑不住了展昭你接着点啊。”
想不到这事对包拯的刺激大至如此,刘沉香微微一怔。
不论是成仙前还是之后,他从未对不相识的人命感到如此沉重过。包拯是个凡人,正因为这样,他对人命的看重才越发稀奇。古往今来,战役、天灾、人祸、瘟疫,地府每年增减的人员犹如过江之鲫。成仙前的刘沉香只是个顽劣的毛孩子,成仙后的刘沉香是高高在上的真君,最关心的不过父母妻儿,已甚少见到人间的俗事种种,自是不曾注意到这些。
在意识到自己竟在反思时,刘沉香不禁又看了包拯一眼。这是第一次,他这样看待一个凡人,比任何神人都要敬重,或许这才是胸怀人仁大爱者真正的影响力,他们总会感染身边的人,令更多的人尊重生命。
一行人匆匆赶至现场,已有十数村民围在村官身后交头接耳,偶一两句高声喧哗,说的皆是神鬼妖魔。人心浮动若斯,众人不由地望向包拯,怕他又受刺激。
刘沉香见包拯淡然自若地验尸,公孙策与他同样镇定在旁帮衬,展昭已自发地带人巡视着周遭环境,不由松了口气。
“有何不同?”公孙策略看了看便歇了手,对随后停下的包拯问了一句,意料之中的对方只摇了摇头。而查巡完毕的展昭同样对公孙策示意,一样的无新所获。
刘沉香心道,妖气渐弱,那家伙已经离开这座村庄了。可越是此时,别说包拯信是不信,若他真语出断定此数起凶杀案乃妖孽所为,在场民众人心必然浮动,看来须得私下寻个机会,与这位包大人好好谈谈。

一番折腾之后,公孙策遣了所有人去休息,扶着强撑了一路的包拯回房诊治。刘沉香则默默侯在大门口,不消片刻,果然见展昭出来,朝他直直走来。
“你说的线索,在哪?”
见他心里焦急,刘沉香也不逗他了,径自往前领路。“我能察觉到那妖孽离开了这里,但那线索却没有断。”
“你说的线索,指的是什么?”
“修仙之人用的索金线,那本是个小把戏,不过用来寻物或寻人。但也因为如此,索金线不具任何攻击或压束感,若不是对仙术无比驳杂精通者,也使不出这种偏门的来,寻常妖物自然更认不出来。”
刘沉香自感有趣,不由暗笑,他学的那许多知识也都是被硬逼着静心,才看进脑中来的,但要不是这样,恐怕自己也察觉不到这个线索。
“修仙?你……”展昭之前从未怀疑过刘沉香的话,只有这怪力乱神之谈一再回避,是他不愿与刘沉香争辩,并非默认相信。可现在他忍不住想要问的问题,已经让他一直以来坚信的理念产生了动摇。
在那一瞬间,他竟是想问,你真是神仙吗?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