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名

玉矜十一 (睿津同人,平行世界,男穿女)

居庙堂之最,萧景琰如今该当更加持重沉稳才是,偏偏有一个人打着故人的故人这名义总爱言语刺人,每每意在挑战新帝的底限。令内侍之首高湛既惊又诧,有时还哭笑不得。
“我说皇帝陛下,您这后院起火,殃及整座金陵城池,在下实在好奇,您心里究竟作何感想?”
换了一身青衫的蔺晨斜靠在桌岸边上,口中漫话连篇,每句话在旁人说来都是要掉脑袋的,偏他无所畏惧,眼睛眨也不眨,一心旨在看新帝何时翻脸。
“蔺阁主不必再激,你是林殊的朋友,于朕也是朋友,朋友之间有话可直奔主题,无需多番试探。”
“诶,岂敢,我蔺某人哪有资格与皇帝陛下论交情,”
“阁下此刻能在朕面前玩笑,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朕之诚意?”萧景琰为人端肃,所说的话也总有种令人难以怀疑的魔力,蔺晨也知晓玩笑话始终该有分寸,便敛了嬉笑之色。
“陛下,柳家的事,您打算好怎么处理了吗?”
借着琅琊阁江左盟之策以及新帝之威,柳皇后当年拔除的是身边的滑族之人,是否尚有漏网之鱼倒是难说,可寄萍门的人她绝对是遗漏了。
“国丈已扣住了他新房中的小妾,送到了夏冬处,至于能不能问出什么,朕也无可预料。”
柳皇后的确不曾涉及过朝政,但萧景琰与她举案齐眉,事事尊重,有些大事便也不会遮瞒,而柳皇后但凡见家人,不免闲谈,宫中之事一旦露了蛛丝马迹,都能牵出一沓子的事端来。
“柳氏乃大族,国丈那个小夫人能将自己的身份背景完美掩饰过去,令我等也查不出来历,陛下,恐怕您这金陵城中这样的夫人绝对不在少数。”
柳国丈那个新收房的小妾,是他们府中仆从的家生子,父母具是身世青白,可偏偏就是这样本该单纯的妙龄少女,时常在去接济一家穷苦老百姓时,暗暗将许多打探到的朝中讯息真假参半后,透过乞丐们传向江湖。
有真实为佐,虚假就也叫人相信。琅琊阁在那些聚众云集江左的绿林中人的口中,得知有传言道,朝廷不满江左盟与琅琊阁涉足干扰国家大事,要对整个武林进行一番清扫。而不久之前,萧景琰也确实下了命令,彻查谢玉、夏江与璇玑公主等人在江湖中的残党,动作是有些许声势的。
也即是说,那群乌合之众只是因为害怕被波及,于是干脆便想联合江左盟与琅琊阁来保护自身。
蔺晨挑眉,愚蠢之人最是可怜,这般容易被煽动,成了人家手中最好用的棋子。
“这也正是朕所忧虑的,国祚交接之际最容易出现这等兴风作浪之人,只是,非我朝中无人,而是……”
寄萍门所作所为至今只闻片羽,不见足痕,且有关其门派的种种信息大部分是琅琊阁的猜测,可以说除了将怀疑对象捉来拷问以外,根本难以追查下去。萧景琰相信蔺晨是一回事,但束于规矩,朝廷不能仅凭一面之词,就伸手去动所有官员的枕边之人。
“明白明白,是官家就要有官家的立场,不能和我等草莽一般作为,陛下,你是梅长苏的故友,也是现今唯一能执掌好国事之人,陛下不方便做的事,蔺某人便僭越代劳了,只望陛下日后善待安分守己的江湖中人。”
蔺晨摆摆手,示意自己早有预料。寄萍门这个名号都是他无意中得知,若非王者更替又有内患外忧,恐怕也抓不住他们这微末的身迹,不要说萧景琰已经难得开明,暗示他可以放手追查甚至动用江湖手段,若是换做他自己,也必定会半信半疑。
萧景琰闻言也终于不再木着脸,真诚道:“若真是安分,都是大梁子民,自然善待。”

言豫津爱看花,在他看来这样美丽的事物,世上不爱的人一定在少数。正如言豫津总喜欢去跟好看的姑娘聊天,亦是基于同样的道理,他喜欢看那些女孩可爱的神情,单纯欣赏,无关其他。
所以哪怕是另一个世界中的言玉矜,哪怕她和自己长得也有几分相像,他也秉着爱美怜惜的本性,总是对她多加开导,希望她能真正地开怀一笑。女孩子,爱笑总是好看的。
若世人心性一般单纯,言豫津必定愿当个终日只知悠闲观花的傻公子,当笑则笑,尽情玩乐——可惜,天哪由得人这般顺遂。
“小芙,你在后门口为我放一盏金鱼图宫灯。”
“小姐,您……”大约是言豫津脸色变了又变,太过奇怪,小芙忍不住口中想问为什么,但言豫津不给她这个机会,出声打断了这未竟的问句。
“该知道的,你自会知道。”言豫津面色微沉,摆了一副不怒自威的将领威风,小芙心中一颤,不敢再说,忙喏喏下去了。
“小可爱,你帮我去跟着她。”言豫津对躺在横梁上的飞流笑道。
“飞流!不是!”
看着那个孩子气的人嘴里虽然嘟囔着,但还是利落地翻身追过去了,本该笑的言豫津的脸色却慢慢沉了下来。
据目前猜测,景睿必是寄萍门人带走的,赵坡之事也绝不是巧合,他的死仿佛是个警讯,为他们提供了追查寄萍门的一丝线索。
据他这许久观察,只有小芙与言玉矜最为亲密,且深具话语权,这丫头虽看似喏喏,但从来不曾真正害怕过,哪怕她早就看出来自己不是原来的言玉矜。
其实小芙丫头一开始就不曾认真掩饰过,正是占着自己于此世是异类不敢动作太大,以免惹人怀疑的缘故,他反而才是需要伪装的那个人。
一时没发现还能说过去,但他近日来的表现已经明显超过了言玉矜的言行范围,可小芙丫头却还是一副不曾发现的模样,事出反常,她又是言玉矜最贴身的亲信,若她知道萧景睿对言玉矜的重要性且告诉了寄萍门人,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并非不可能。
萧景睿之于言玉矜,言玉矜之于言阙,环环相扣。
不怀疑她,也无人可怀疑了。

言豫津心中苦笑,无论哪一边的萧景睿,对言豫津/言玉矜,都是一样无法置之不理啊……

……苹果平板不能用乐乎了,好麻烦_(:з」∠)_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