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名

玉矜 七 (穿越平行世界)

言侯府的后花园,言豫津坐在他心爱的奇花异卉中,时不时瞄一眼亭子里的两个人。
他总觉得言侯爷误会了什么,但转眼又自嘲多虑。事实上,他不得不多虑,毕竟他现在是言玉矜小姐,这里是大梁金陵城而不是化外荒蛮之地,二十余年来的礼教让他在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时所要顾忌的远比旁人想象得要多,所以他现下做出的任何决定也必须坚定地去完成。
他要景睿来,只是为了让言侯爷对他说明一切,而他言小姐的身份让他必须避嫌……
去他的避嫌!好兄弟见个面必须隔半个客厅的距离,不能勾肩搭背就算了,说话声儿小一点都怕听不清了好吗?
……
“其实你不必避嫌。”多日未见,言玉矜小姐即使在言豫津公子的意识里,也憔悴了许多,声若蚊吟,气息渐弱。“我看得出来,这位萧公子应当不会介意娶……”
“住口!你若还怀揣这种想法,趁早死心罢!”怒然打断了言玉矜的未尽之语,言豫津强压下心中的火气,皱眉道:“你的想法我已猜到,你与倾慕之人不能相伴,便要我和景睿代替你们,你可曾考虑过我和景睿的想法?你又曾想过没有,倘若我和景睿忽然有一日回去原本的家,而这里的萧公子回来了,你们又该怎么办?你……太自私了!”
“是我……对不起你……”
“你对不起的何止是我?”看着言玉矜霎时灰败的面色,如今同为一体的言豫津心中亦是一恸。他自小虽父母亲缘寡淡,但身边从来不缺热闹,朋友多,他也爱玩笑,虽然时而让人误以为是浪荡之人,他也并不太计较,活得甚是自在逍遥。
但言玉矜不同,全然相反。她执拗,又不善表达,言豫津来到这里将近两个月,见过她不过四五回,只见她笑过一两次,孤独太久,她根本不知道除了笑之外,其余时候她的表情皆是一片空白。
“我不需要你向我道歉,你但凡对我有些许愧疚,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心中长叹一声,言豫津不止一次地想,自己当年若是没有景睿的陪伴,没有林殊哥哥他们的打闹,从未在树人院待过,从小足不出户,会不会,也是这副模样?
“……何事?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
“活下去,我要你永远开心地活下去,我希望,你的父亲也希望,你愿意为了我们的愿望活下去吗?”
……

“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隔着半个花园,萧景睿守礼地没往前靠一步,在满园姹紫嫣红之中,言豫津耷拉下双眼,显得特别不应景,他摇头晃脑道:“小姐我一天能有一个时辰是站着不累的就该偷笑了!”
“噗——你别用人家言小姐的模样做这种不雅的动作行吗?太,太……”
“太好笑了是么?你想笑就笑吧。”言豫津冷哼一声,瞪向萧景睿的目光满是沮丧。
见他是真的心情不好,萧景睿也收起玩笑,“言侯爷说大军还朝之日你去过城外,他猜想你是为去寻蔺阁主或者,苏兄,你想借助琅琊阁与江左盟之力来解决问题,但也幸好,你没能成功。”
点了点头,言豫津心知自己当时太过莽撞,苏兄逝世,琅琊阁与江左盟必定没心思来处理自己这个陌生人的事情,直接奔去军队,毕竟人多眼杂,若再不小心将这事泄漏出去,恐怕将引出不小的风波。
言豫津那时也只是心急,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个世界和自己所熟知的相差多少,他想见萧景睿,想见冬姐,想见霓凰姐姐和穆青,也想见苏兄,所以他情急了。
“父亲既然已经知道这事,皇上与琅琊阁江左盟自然也该知道了,这之后不久,咱们即便是等着,也会有人上门来为我解决此事。”
萧景睿闻言笑道:“你如今又不急了?”
“哎,我急着回去无非是怕此生不能再向爹爹尽孝,现在留下,亦是同样的缘由。”言豫津也笑着一叹,“人说世上唯人情难解,我现在已陷在一个孝字里了,惟有从心而行,只怕辜负。”
“豫津,我觉得你来了这里好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自你小时候起,我还没见你这样伤脑筋过,你,太过在意言小姐和侯爷之间的亲情了。”实话说,萧景睿正是经历过了种种,一向重情的他如今倒比总是剔透逍遥的言豫津洒脱,“万事自有缘法,你我意外来此不属于自己的人世,更改他人的人生,又当真正确吗?你希望言小姐与侯爷解开所有心结,二人同寻常父女一样慈孝谦恭,你希望言小姐身子大好一世康健,皆是善事,可这些终究不能强求,你要宽心些,莫为此日益惆怅才好。”
“道理谁都懂得,可事到临头只有自己知道该如何做才好,你不必担忧,我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言豫津摇了摇头,不再是故作俏皮可爱的模样,而是眉间紧皱,显然十分头疼。
萧景睿跟着摇头,心道,你要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还会是这副苦瓜脸的表情吗?“暂且按耐心思等等吧,现在任何事都急不得。”
“嗯……”


幽深僻静里,赵坡独自一人站在花园后的小门旁,正巧被一株梨花挡住了,他伸手接住了一朵飘落的白花,自言自语地说着:“你们不能自由归入尘土,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
“可我不会道歉,缘起缘灭生生死死,也不是我能操控的,我只希望,真有天谴的话,我一人扛过就好,莫再连累你们……”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