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名

玉矜 九

玄光寺建于前朝,具体年份不曾考究,因处在城郊,也不是多有名的寺院,自然不会太过热闹。
言豫津早年爱四处游览,途经此处被寺院旁的桃花林迷得沉醉不已,直夸这是他见过的最似仙境之地。萧景睿被他搞怪的表情逗笑,两人又是互相取笑一番,此后便时常携同来看这桃林。
——风摇朱碧入凡眼,一缕云烟一缠绵。若有谪仙慕名处,玄光寺畔尽尘缘。
……
“你说,咱们这般像不像在秘密约会呢?”言豫津站在粉色的花海中轻笑着,忽然状似无心的一语惊得萧景睿生生把嘴角的笑意凝成了冰渣。
“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过是来商量个事,就你想的多。”
“不是我想的多,其实,我是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你未婚我未嫁,共结连理也没什么不好。”言豫津又笑了笑,明明她面容娇艳一如桃花,却看得萧景睿心中莫名一凉。
“你怎么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之前不是还嚷着要尽快回去吗?这么快就妥协了?”
“怎么,你不想娶我?”
……
这话要让人如何回答才是?萧景睿欲言又止,在这茫茫一片迷雾里,萧景睿不是第一次听他眼前这人说着这话,每次都不知如何回答,却又每次为这个问题心头暗喜。
往往接下来人一急立时从梦中清醒过来,胸口气闷不已,萧景睿忙坐起身大口喘息。
窗上仍有月光透过,想来还在深夜,他舒了口气,有些怅然若失,心道:到底不是真的……
轻轻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萧景睿暗骂一声,想什么呢!不是真的才好……
说不上此刻自己到底希望那梦是真是假,萧景睿一时惊一时忧,正是无措之际,忽地一个激灵,觉出不对劲来。他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梦中他与豫津的谈话比上一次长,换而言之,他从梦中醒过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思至于此,鬼怪之说已不是无稽之谈,萧景睿几乎可以确定这绝不是出自于他本心幻想出来的梦,也许……
萧景睿莫名地心中一动,忽然对着身旁黑暗之处问道。“是谁?!”
“你竟如此机敏,既然察觉了,我便与你谈谈。”一缕冷光自黑暗处袅袅而起,在萧景睿的床畔化成一道人影。
待看清他的面容时,萧景睿只觉世界有如颠倒一般,天旋地转——“为何是你……”
……

“景睿失踪?怎么会……”尽管言豫津认为这个消息在他听来有如天方夜谭,可他更明白,琅琊阁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今日清晨蔺晨便派人送来了邀请函,言侯爷料必有要事,便代为遮掩,护送他来了隽瑶阁,谁知,竟是被告知萧景睿一夜之间在自己房中失去踪影,极有可能是被掳走的消息……
“房内无任何打斗痕迹便罢了,连纸条、迷香之类也没有,难不成被鬼怪带走了吗?”隽瑶阁三楼茶室之内,言豫津倚在栏杆旁,竟觉得一时间头昏得厉害,整个人都喘不上来气力,好半天才断断续续问道:“蔺阁主……有何想法?”
“若是猜得不错,定然与寄萍门脱不开干系。只这人是怎么被带走的我阁中竟查不出任何线索来,寄萍门之危险可见一斑。”
“你的意思是,他们此举,意在警告?”萧景睿与寄萍门毫无牵扯,谈何恩怨?若说那赵坡真是寄萍门人,近期内也只似是与言侯府的人瓜葛,偶然太多便成必然,他们的目标当是……
“有此能耐,却未在琅琊阁列名,也不曾在江湖中留迹,这样的对手……看来我需去信一封问候问候我家老爷子了。”长公主府已被江左盟与琅琊阁的势力涵括,昨夜并没有发现大批人马活动的迹象,而若是单个人的话,以此番作为看来,亦不像一个江湖新秀的手笔。
言豫津一听急道:“据闻老阁主闲云野鹤,行踪不定,景睿现下生死未卜,不知蔺阁主可否替我向陛下告急?”
不管在哪一边世界里,言侯府都与谢玉从不往来,言玉矜与萧景睿亦谈不上有交情,故此无论是言侯爷去皇宫说明还是他亲自去,都是不合常理之事。而笠阳长公主对他们如今之事一无所知,就是向陛下禀告了,这一时之间也无从说起。
“你是让我将寄萍门现有的资料交一份给萧景琰吧?也好,正好让我试试,他是不是我预想的那种皇帝。”
“蔺阁主,您贵为一阁之主,当知执掌权力,所处位置越高赤子之心越难保留,强求不得。豫津言尽于此,只望阁主三思而行。”言豫津叹了口气,苏兄这一逝后,霓凰姐姐终是求仁得仁,亦在林家祠堂为自己也立下了一块牌位;陛下虽心痛,更多的仍是为皇长兄、林家与赤焰军平反昭雪的快意。
剩下的唯有,如今这位新帝对江左盟及琅琊阁的态度始终不明,即便爱屋及乌,总是会有底限,蔺晨所虑者,无非在此。
外患方平,大梁境内的江湖武林便开始涌进了许多趁国混乱而落草为寇的盗徒匪类,这些人无不是自诩绿林好汉。这事原与江左盟无关,但近日琅琊阁却得到了江湖上流传的消息,听的人半信半疑,说那些盗徒匪类有聚集一地的迹象,那聚集之地正在江左盟势力范围内。
论实力,一群乌合之众江左与琅琊阁皆不放在眼里,麻烦的是,这谣传明着说,这些贼子的背后必有极大的势力支撑,话里话外,就差直指江左盟。
已经有人忍不住要对他们出手了,但琅琊阁却事先没有察觉任何迹象,这才是真正的可怕之处,蔺晨垂首看向茶碗,忽而便笑了出来:“琅琊阁与江左盟在武林中无敌太久了,果真出现了疏漏,也好,也好啊!”
言豫津愁眉不展,听了他这狂言丝毫没有被触动,反惹起无限忧虑。

景睿,你千万要平安无事……


———————————— 越写越糟糕了,凑合吧●△●……

评论(1)

热度(6)